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

首页 > 言情 >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

第 72 章(1/7)

楚义是害怕的。

开车回去的路上, 楚义的手一直在颤抖,嘴唇也冻得发紫。

照着脑子里的路,他顺顺利利地把车开回了家。

时间才刚刚八点, 楚义熄了火在车上坐了一会儿才下车。

雨越下越大, 他的头发湿透了, 黏哒哒地贴在脸上。

从车库里出来, 他先是看了眼天,再看看自己湿了的外套, 才慢慢缓缓地走。

手指僵硬, 按了很久的密码才把门打开。

屋内大灯开着, 楚义站在门口朝里看了眼,见沙发上那个男人站起来,干干地从嗓子里发了个声:“你回来了。”

秦以恒很快走了过来,楚义赶紧把已经湿透的鞋换下, 再咳一声,说:“我以为你晚上很迟才回家, 不是要开会吗?”

秦以恒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而是问:“怎么淋成这样?没带伞吗?”

楚义垂着头, 很小声地应:“带了。”

他低着头,见秦以恒又朝他走了一步。

“你怎么了?把头抬起来。”

楚义手扶着鞋柜, 缓缓地抬起头。

对上秦以恒眼睛的那一瞬间, 楚义终于绷不住了, 他鼻子一酸, 弯下了嘴角, 哽咽道:“秦以恒,我的花没了。”

秦以恒心里一揪,碰了一下楚义的外套,果然已经全湿了。

他把楚义外套脱了,并脱下自己的外套包住楚义,把楚义抱了起来。

楚义看起来委屈极了,眉毛紧紧皱着,眼睛也红了,咬着下唇,好像为了不哭出来,硬鼓着嘴。

秦以恒小心地把楚义放在沙发上,把他的手握在手中。

“冷不冷?”秦以恒问。

楚义对秦以恒点头,从鼻腔发出声音:“嗯。”

秦以恒对着楚义的手哈了一口气,接着摸摸他的脸:“坐着等我一会儿。”

秦以恒把楚义身上的外套拢了一下,就转头离开。

身上属于秦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