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

首页 > 言情 >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

第 73 章(1/7)

寒冷的冬夜, 雨愈来愈大。

A市某巷子,稀稀落落地站着许多人,另外有个衣服破旧不堪的男人正被两个黑西装男人压着手, 以一个低姿态者的姿势跪在地上。

陈建世颤抖地喘着气, 雨水溅到他的眼睛里, 他想努力甩头, 看清眼前的男人,但只要他稍稍一动弹, 他就会被钳制得更紧。

“你, 你是楚义的什么人?”陈建世问。

秦以恒盯着陈建世的眼睛, 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歪了一下脑袋,把目光移到了陈建世的耳朵下方。

“你把他弄伤了。”

秦以恒声音很低,说完这话, 他把手上的碎片对准陈建世耳朵下方那块。

楚义刚才受伤的神情突然浮现在他脑中,秦以恒一皱眉, 猛地把花瓶碎片扎进去。

“啊!”

陈建世大叫起来, 于此同时, 他身上钳制的力道更重了。

“妈的,我□□妈, 我操!”

不长不短, 正好对上楚伤疤义的长度, 秦以恒就收手。

陈建世大吼起来:“你是那个小子的男朋友对不对, 我是他爹!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放开我!你大逆不道!你们大逆不道!”

秦以恒轻轻笑一声, 对陈建世说:“请个律师吧。”

话音落,秦以恒拿起碎片,重重往下一扎。

“啊!”

……

秦以恒从巷子里出来,许敬立马上前,并递了一张纸。

秦以恒接过来擦掉手上的血迹:“把油漆处理一下,好脏。”

许敬:“好。”

秦以恒看了眼楚义工作室的门:“回家。”

许敬:“好。”

秦以恒这一趟没花多少时间,回来时楚义的睡姿都没有变过。

他把衣服换下来,快速去浴室洗澡并上了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