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金手指成精了

金手指成精了

首页 > 综合其他 > 金手指成精了

第98章 第九十八章完结章(1/5)

当白璧成在述说自己被杀的事情经过时,金宝珠却陷入了沉思。

因为白璧成的经历, 金宝珠不可避免想到这一次的跨越时空的蹊跷, 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了, 要不是白璧成突然失去记忆转移了金宝珠大部分的注意力, 她不会对这轻易被跨越的三百年时空没有丝毫触动。

现在白璧成提起他带着记忆重生的奇特经历, 才使得金宝珠恍然醒悟过来。

根据白璧成的描述,他的重生只是意识和记忆的转移,现在这次则是肉身修为和随身物品的全部转移。

可是无论如何, 跨越时空的能力也绝非出自偶然。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差异,金宝珠根据白璧成的说法猜测, 那是因为促使白璧成重生的宝珠因为化形失败遭到了损坏,以至于能力有所不足,再加上有白翎这个主人, 就更增加了宝珠反抗的难度。

金宝珠想象着那时的情景,如果没有白璧成刚好出现的打扰, 自己一定会化形失败, 好不容易才形成的意识将会被天道无情的打散,那么之后所发展出来的一切, 便是白璧成的所经历的故事。

如果没有白璧成的参与, 那个叫做白翎的人正好出现在那秘境中心,一定会捡到被打散意识的宝珠。

但是根据白璧成最后重生的结果推算,她的意识并没有被完全打散, 最后还是有一小部分意识艰难的留存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损伤太大, 她一直蛰伏, 时间长达近一千年。

也许是百无聊赖,也许是想要给自己找到一条生路,她探索出了有关宝珠更深层的秘密,找到了打破时空壁垒的方法。

于是在白翎使用宝珠对方白璧成时,宝珠故技重施,盗取使用者的灵力,送使用者的仇人回到自己化形失败之前,以期望自己的命运有可能被改写。

最后的结果表明,金宝珠的命运果然被改写了。而所谓成仙的秘密,也像一颗剥皮待食用的灵果一样摆放在金宝珠的面前,散发出清甜的芳香。

当白璧成停下自己的讲述,发现金宝珠正用一双闪烁着闪耀光芒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他也福至心灵的理解了金宝珠的所思所想。

如果能够找出跨越时间的秘密,可以随意将自己的意识或躯体转移到任何时代,那死亡就不再是对人的威胁。

那所谓的成仙,对于不受死
最新章节内容[ 第98章 第九十八章完结章]:当白璧成在述说自己被杀的事情经过时,金宝珠却陷入了沉思。因为白璧成的经历, 金宝珠不可避免想到这一次的跨越时空的蹊跷, 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了, 要不是白璧成突然失去记忆转移了金宝珠大部分的注意力, 她不会对这轻易被跨越的三百年时空没有丝毫触动。现在白璧成提起他带着记忆重生的奇特经历, 才使得金宝珠恍然醒悟过来。根据白璧成的描述,他的重生只是意识和记忆的转移,现在这次则是肉身修为和随身物品的全部转移。可是无论如何, 跨越时空的能力也绝非出自偶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差异,金宝珠根据白璧成的说法猜测, 那是因为促使白璧成重生的宝珠因为化形失败遭到了损坏,以至于能力有所不足,再加上有白翎这个主人, 就更增加了宝珠反抗的难度。金宝珠想象着那时的情景,如果没有白璧成刚好出现的打扰, 自己一定会化形失败, 好不容易才形成的意识将会被天道无情的打散,那么之后所发展出来的一切, 便是白璧成的所经历的故事。如果没有白璧成的参与, 那个叫做白翎的人正好出现在那秘境中心,一定会捡到被打散意识的宝珠。但是根据白璧成最后重生的结果推算,她的意识并没有被完全打散, 最后还是有一小部分意识艰难的留存了下来。可能是因为损伤太大, 她一直蛰伏, 时间长达近一千年。也许是百无聊赖,也许是想要给自己找到一条生路,她探索出了有关宝珠更深层的秘密,找到了打破时空壁垒的方法。于是在白翎使用宝珠对方白璧成时,宝珠故技重施,盗取使用者的灵力,送使用者的仇人回到自己化形失败之前,以期望自己的命运有可能被改写。最后的结果表明,金宝珠的命运果然被改写了。而所谓成仙的秘密,也像一颗剥皮待食用的灵果一样摆放在金宝珠的面前,散发出清甜的芳香。当白璧成停下自己的讲述,发现金宝珠正用一双闪烁着闪耀光芒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他也福至心灵的理解了金宝珠的所思所想。如果能够找出跨越时间的秘密,可以随意将自己的意识或躯体转移到任何时代,那死亡就不再是对人的威胁。那所谓的成仙,对于不受死亡威胁的人来说,也只不过是一棵俯拾皆是的野草了。想到此处白璧成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小心翼翼的对金宝珠询问道,“你知不知道我们这次是怎么成功穿越时间屏障的啊。”金宝珠看着白璧成的眼睛郑重的说,“这一点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是我觉得咱们可以试一试。”白璧成啪嗒一声将握在手中的筷子折断了,尴尬的对金宝珠笑了笑说,“那我们就试一试吧。”数万年来不曾有灵修堪破的秘密就摆在眼前,金宝珠完全没有资格去笑话白璧成不稳重的折断了筷子,因为她自己也因为过于兴奋而克制不住自己隐隐有些颤抖的手指。两人互相看着,深吸几口气,都不自觉的露出了释然的笑容,他们早已握紧了彼此的手,浑然不觉的紧紧握着。金宝珠说,“我准备好了,我们开始吧。”白璧成等了一息时间,发现金宝珠依然没有动静,就听金宝珠又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白璧成说,“去三百年前,去白家被毁灭之前。这也算了却我的一个遗憾吧,既然两辈子都没有阻止白家被毁灭,那就不妨用三辈子吧”代表着生机和毁灭的黑白光芒在金乌城的上空亮起,这光芒三百年前也曾经出现过一次,那一次的光芒出现,曾经引起全修灵界大能灵修的注目,三百年后的又一次闪现当然产生了跟之前同样的效果,就连冯広的祖父也提前从闭关的地方走了出来。但是这个修灵界之后的衍化过程却不会再有金宝珠和白璧成的参与了,那出现过两次的黑白光芒,也会连同金宝珠和白璧成的名字一起,变成修灵界比沙粒还多的众多传说中的一个,然后这个传说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金宝珠和白璧成的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冯広安排给他们居住的客房中。金宝珠的猜测果然奏效,在法则之力衍化到极限的时候,天道会给你一个诱惑,那就是位于万丈高空中的屏障,那里散发着仿佛是仙气的气息,一种比灵气更为醇正的气息和亲切感会引导你的意识飞上天际。你为那醇正亲切的气息着迷的时候,你的眼前却是一道阻拦你的屏障,当你试图打破那恼人的屏障时,你就已经上了上当了。就像一个想要飞上天空的人,却将自己的全部的力气耗费在挖掘大地。你越挖越深,直到最深的底层,但是真正的天空却距离你越来越遥远。所以说金宝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漏洞,它天生就具备破碎时空壁垒的最强法则之力,它的能力如果只是一个工具,还处于可以被控制的范围之列,如果她本身有了主宰自身的能力,就会在使用自身能力的时候不自觉的打破时空,然后很轻易的发觉飞升的骗局。这也是金宝珠前两次在无意识或半意识的突破时空界限的根由,也是世界意识处心积虑也要抹除金宝珠意识的原因。世界虽然没有旺盛如人类的情绪,但是它有自身的内部循环,这是它维持自己存在的方式,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独特的生命形态。由世界内部产生的一切,都必须死于它自己的内部,这样的循环更替,仿佛是人类的呼吸,仿佛一种自成一体的吃喝排泄。如果有什么东西突破这个世界的壁垒离它而去,也就意味着那离去的存在,会带走这个世界内部的养分,何况有能力离开的生命,也必将是那些蕴含着更多能量的生命。如果自身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消失,那么世界必将枯竭和死亡。为了自己的生存,任何试图逃离世界掌控的生物,都必将遭到重重阻拦和无处不在的陷阱。可是时间却是世界意识无法掌控的东西,世界只能存在于有形有质的空间之中,它甚至无法改变自身的时间流动,所以只要能够突破时间的障碍,那世界就再也无法左右你的去留了。在金宝珠有意识的控制之下,她和白璧成穿越时空的壁垒之后,准确的出现在白家被徐享元毁掉之前。这时候徐享元刚刚来到白家,无论白家的家主白横心中如何万般抵触,可是面上的恭敬姿态却做的十足到位。然而徐享元也不是那种能够被人轻易糊弄的主,他早已看穿了白横心中的不满,并且打定主意要拿白横开刀杀鸡儆猴。金宝珠就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突然的出现在白家的厅堂之后,徐享元曾经从幻影晶石上看过金宝珠他们的样貌,一眼就认出了两人,心中的窃喜溢于言表,心中正在计算如何才能抓住这个两个滑不溜鳅的人。想想他们身上携带的重宝,徐享元就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笑出来,能控制生机和毁灭法则的宝珠,能够随意长途传送的琉璃笔。不过想想谭珏在他们手中吃过的亏,徐享元也知道两人不好对付。他非常后悔自己没有提前在白家做好布置,起码要有干扰传送的灵器或阵法,才能抓住这两个人啊。但是时机就在眼前,顾不得多想,徐享元鹰一般的手一把就掐住了白横的脖子,他想白璧成这么快赶回白家,一定对白家非常重视,将白横作为威胁,显然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主意。他抛开玄天宗长老的面子,表现出一个真小人的无耻嘴脸,“我这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你们只要拿琉璃笔来交换,我立马放……”金宝珠和白璧成都没有容许徐享元说太多的废话。浓厚的生机法则和凌厉的剑阵同时包裹了徐享元。剑阵是白璧成用身上现有的材料随手制成,徐享元倒是能够发现它运行的轨迹,但是身体完全来不及做出反应,甚至了解白横性命的时间都没有,而本来对人有益的生机法则更是无声无息,徐享元连事先发现都不能做到。生机法则瞬间吸尽了徐享元的生机,剑阵让他尸骸无存。无论是被徐享元带来的那些弟子,还是白家的人,此时都处于一种惊骇懵懂的状态。考虑到徐享元带领的徒子徒孙当中,修为最低者也是灵皇,白璧成又不得不出手,将自己的剑阵扩大,当那些人准备逃跑之前,使他们身首异处。“你是璧成。”白横有些遗憾的望着白璧成说。毕竟现在的白璧成跟白横模糊映像中的那个小少年太过不同了,即使白璧成的容貌并没发生过多的变化。白璧成点点头,穿过千年的时光望向这个同样是既熟悉又陌生的白横说,“我要走了,你保重吧,以后因该不会有人再找我们白家的麻烦了。我会留下能够修炼到圣人的功法,想要飞升的话就遵从本心,不要受到太多诱惑。”天空有隐隐的雷声作响,看来有关飞升的骗局天道不允许透露太多,狭隘的表现出一副要跟白璧成拼命的样子。白璧成适当的闭了嘴,白家还没有人达到这个境界,说太多也没有意义。不等白横做出回应,白璧成也就消失了,这时他和金宝珠依然是在天道无可奈何的注视下穿越了时空,只是这次打破壁垒的人并不是金宝珠,而是白璧成。白璧成的阵法之道在修灵界中早已是最顶尖的存在,同样达到了突破壁垒的威力,而且用刚刚布置的剑阵他就能做到,只是先前不知道其中的奥妙,跟修灵界中一代代被天道欺骗的圣人一样,只想老老实实的突破仙界的壁障,却不知那只是消耗圣人生命力的假象。现在留给金宝珠和白璧成的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做,白璧成他们出现在了一刻钟以后的谭珏面前。白璧成和金宝珠还没有离开灵修界,也就是说在修灵界这个固定的空间当中,任何一个时间里都不可能出现两个白璧成和金宝珠。后来的金宝珠和白璧成出现,意味着原本的他们与现在的他们合一,他们如果马上离开便意味着没有人来收拾谭珏这个遗留的残局。但是谭珏不是徐享元那种随意摆布的货色,即使是出其不意,即使金宝珠和白璧成相比起第一次杀死他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再一次杀死他的过程也很废了一番心力。而且让金宝珠和白璧成没想到的是,在遭受到他们第一轮的猛烈攻击之后,谭珏竟然丧心病狂的血祭了整个玄天宗,用以补充自己缺失的能量,由于并非处于自愿,让玄天宗大半的灵修得以幸免于难。但是在血祭之后的巫术中,又有许多玄天宗弟子无辜成为了谭珏的材料,最后还是白璧成开启隔绝阵法,金宝珠更是生机毁灭齐齐上阵,才艰难的将谭珏磨死。可是一场战斗过后,玄天宗也被毁了大半。白璧成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破碎,眼神中不免流露出一丝伤感,毕竟他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不等金宝珠来安慰,白璧成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并且笑着对金宝珠说,“我知道有得必有失,有谭珏活着的世界,也一定比他死去的世界更加危险。毕竟现在小蓝不是还活着吗,她今后也一定会好好的活着。”金宝珠静静听着白璧成的话,两个人的身影慢慢的淡化消失,金宝珠微靠这白璧成的臂膀,低语道,“放心吧,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白璧成没有用苍白的语言做出承诺,只是动情的微笑着亲吻了金宝珠的眉心。〔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