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反派boss被我渣到怀疑人生[快穿]

反派boss被我渣到怀疑人生[快穿]

首页 > 综合其他 > 反派boss被我渣到怀疑人生[快穿]

第83章 第十四章(1/5)

第十四章

抚州的七月, 就连晚上都是酷热的。

接风宴摆在听雨轩,知府府邸中最凉爽的一角,每张桌子上都特意端上来一碟冰块, 供宾客清凉。

“许小妹”坐在大将军的右下角,薄薄的嫩黄色衣裙更显皮肤白皙,她安静地垂着眼眸, 手里摆弄着冰块,似有些不堪酷暑的燥热,甚至没有心情与旁人聊天。

但是其实, 他是在打量周遭环境。

每位宾客的桌上都摆放着精致的菜肴与新鲜的水果, 更别说奢侈的冰块与美貌的歌姬。

洛识微若无其事的将被冰块冻到泛白的指尖缩回袖子,暗暗想道, 能够在大旱的抚州得到这样的享受,简直就是帝王待遇。

起义首领许乘和对自己、家人与下属都不错, 但是这种过度的奢侈享受, 也就意味着, 抚州各地百姓在他们的统治下,仍然过着吃不上饭的凄苦日子。

看来, 也不是所有从底层起义的军队, 都能反哺百姓。

他心不在焉想着, 却没有注意到, 周遭的将士谋臣,早已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过来。

许乘和见状笑了笑,走到妹妹身边, 低声说着悄悄话:“我家小妹真是长大了, 出落的愈发水灵, 爹娘说你看不上村子里那些人, 那你看看,今天晚宴上的青年才俊,有没有喜欢的?”

洛识微回过神来。

他眨了眨眼,慢慢的意识到对方的意识,这才配合的歪了歪头,将目光在四周环绕一圈。

不着痕迹的对上了督主的视线。

后者似笑非笑,似乎很想看他如何应对。

“没有。”

“许小妹”扁了扁嘴,挑剔的目光似乎格外不满意,拉着哥哥的手抱怨道:“怎么都是一些粗犷汉子,哥哥,我不喜欢这样的,我要的如意郎君必须好看才行。”

许乘和皱了皱眉,这可不行,他的妹妹肯定要嫁给一位得力干将的,这才是两全其美的联姻,完全由不得任性。

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妹妹身上,却见她连抱怨的模样都带着一股不谙世事的娇憨,提起婚姻时双眸亮晶晶的,煞是可爱。

大将军正欲开口的动作顿了顿。

妹妹说的也对。

这军中多
最新章节内容[ 第98章 第三章]:第三章这, 完全就是一场单方面的杀戮,虽是早已注定的结局,却仍旧看得人头皮发麻。兰情并未急着杀人, 相反的, 他冷静的维持着江城清醒的神智,然后让对方亲身感受到那种被解剖的恐怖。即便是隔着屏幕,都能让人感受到那股窒息的戾气,第九监狱穷凶极恶的罪犯数不胜数, 但兰情绝对算得上是其中的翘楚, 甚至是震慑群雄。竞技场外,数位一身军装的秩序者面面相觑。“那个兰情……”有人艰涩的开口, 说:“就是之前屠戮半个八层的疯子吧?”旁边的人扯了扯领口,道:“是他, 看到了吗, 他对高科技武器和异能免疫,这也太恐怖了。”几个人都是呼吸一窒。对高科技武器免疫是什么概念, 这也就意味着,大众眼中的强者在他手中, 都不过是肆意屠杀的玩具。“九层这几个疯子, 真是一个赛一个的恐怖。”有人嘀咕了一句:“那个人鱼族要不是在沉睡,估计他们俩能杀出一个不错的结果来。”提起九层的塞壬血脉淮莱, 气氛更加沉重了。因为那位……也是病的不轻。一位秩序者看了眼智脑,冷不丁的提醒了一句:“时间到了。”“要去阻止他吗?”“……”说话的那人往里面看了一眼,就见那三层的江城此时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奄奄一息之际, 眼睛还是睁着的。这就是兰情的恐怖了。他可以活剐了你, 不到最后一刀, 不让你咽气。精准的控制力。而明明已经做到这一步,屠戮者分明是他,但兰情仍旧血眸冰冷,阴森可怖,不仅没有半点达到泄愤的目的,反倒是愈发的恐怖起来。他很焦躁,也很暴戾,这是所有人的共识。杀人,不会让他愉悦,反而让他的情绪更加极端,但即便如此他仍旧停不下来这种发泄的行为。这又是个死循环。一位秩序者头皮发麻的道:“我觉得这个时候,如果我们闯进去,很容易会变成和八层那批人同一下场的。”在座各位,哪个不是联邦第一军校筛选出来的超能力者,但是面对一个百分百免疫的疯子,却都不约而同的感到胆寒。旁边的人也是一副要窒息的表情,焦躁的道:“难道就不能让智脑进行干扰,强迫他停下来吗?一场挑战只能维持在三十分钟内,超时强行停止,这是典狱长定下的规矩,不可违反!”他说完,突然声音顿住,远远地,便见一道身影雷厉风行的走过来,“典狱长”!一群人连忙敬礼。洛识微阴沉着一张脸,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大步流星走路带风,他一边系着领口的纽扣,一边冷冷的道:“通知云鲸星,把最好的治愈师给我送过来。”云鲸星是联邦第一医院的总部,而治愈师更是星际难得一见的治愈系异能者,据说异能最高境界可以起死回生。众人顿时一震,尚未反应过来,便见典狱长抬手一挥,智脑自动打开了竞技场的大门。里面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典狱长小心!”有人低呼,紧张的紧随其后跟进去,随身保护,他汇报道:“兰情有很严重的攻击倾向,且免疫超能力与高科技武器!”就算是异能者都拿他没办法,更别提……手无缚鸡之力的典狱长。众人见他走进去,均是不顾生死,连忙跟上前,俨然已经做到了血战一场制住危险分子的准备了。下一秒,典狱长却根本没有迟疑停顿,他迈着长腿,毫不犹豫的走向阴暗角落中失控的疯子。“兰情,住手。”洛识微说。“滚!”嘶哑的嗓音机具威慑力。兰情抬头,手中握着可以剖开高科技防护罩的匕首,银光闪烁令人胆寒,他的面容阴郁血眸暴戾,一股杀意直面而来。但凡有人上前走进他的攻击下场,下场便如同江城。众人一阵窒息。这完全就是人力可无法控制的人间凶器啊!有人已经做好准备,只待典狱长一声令下,便通知智脑,使用武器将其人道毁灭。然而,典狱长始终没有开口下令。他只是微微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兰情,而后一脚踹了下去,黑色的军靴粗暴的踩在男人的胸口上,用力一压。“嘶……”无论是现场,还是直播前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这道声音。谁也没想到,体质完全就是普通人的监狱长,不仅没有使用武器,而且竟然会选择和人间凶器硬刚。几人见状,连忙将奄奄一息的江城抬走救治,毕竟这是典狱长点名要留下的人。兰情惯性的倒在了地上,杀意毕现。下一刻,却见监狱长弯下了腰,他一袭修身的暗红色军装,戴着白手套的右手粗暴凌厉的扼住了兰情的下颌,半点不惧对方阴沉的面容与手上的凶器,他低沉冰冷的嗓音不紧不慢的道:“兰情,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一条护食的疯狗。”兰情的匕首抵在了洛识微的脖颈处,甚至是轻轻一划,恰到好处的割破肌肤,溢出鲜血,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他阴郁的面容浮现出扭曲的笑容,嘲弄的道:“连异能都没有的废物,你还敢主动送上门来,典狱长未免太自信了一些。”洛识微的军装上有联邦最新科技的护盾,即便是光炮都无法打穿,但是兰情的匕首却轻而易举的刺进了他的肩膀,鲜血四溅,兰情轻声说:“典狱长看起来,真是被这个无能的监狱给惯坏了呢。”恶意满满。“你确定?”肩膀二次受伤,洛识微的眼皮都不带撩一下,他只是嘲弄的看着兰情阴郁而疯狂的模样,仿佛在看垂死挣扎的可怜虫。他噙着笑容,微微侧首,只剩半边秀美的侧脸轮廓,唇齿一合,咬住右手的白手套,慢条斯理的扯下来。手套被丢在了地上。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手暴/露在空气中。洛识微甚至能感受到兰情的身体在紧绷。这只手修长有力,不含半分多余的肉,薄薄的一层皮肤雪白莹润,恰到好处的包裹住血肉与指骨,沿着寸寸分明的骨节向前,是圆润饱满的指甲,隔着透明的指盖,就连粉嫩的血肉都显得那般诱人。兰情拧着眉头,慢慢的移开视线。逃避。洛识微唇角嘲讽的弧度在慢慢扩大,瞧见了吗,刚才还高傲冷漠的异能制裁者,兰科学家,此时竟会做出这般狼狈的、不符合他性格的举动。但是,他根本无法逃避。“不想要吗?”典狱长轻笑一声,他的手覆盖在兰情手握匕首的大手上,霎时间滚烫的温度让对方一颤。“叮!”那把连高科技武器都无法掠其锋芒的匕首,就这样无力的跌落在了地上。兰情粗暴的将他推开,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他的面容在阴影处晦暗不清,只听嘶哑的低吼发出威胁的声音:“肮脏的东西,滚!离我远点!”“是脏?还是你无法抗拒?”洛识微漫不经心的问,他退,他进,步步紧逼,甚至是扼住对方下颌,强迫兰情仰起头来,那柔软的指腹每到一处,都会让兰情阴郁的面容泛起阵阵妖冶的潮红。兰情整个人蜷缩的愈发厉害,连骨头都发出变形的声音。他在抵抗身体与心灵的本能,对那人的渴望……他不想被欲/望左右,不想被人类控制,更不想低级的成为那个人类的……狗。但是……那刚才还震慑住整个第九监狱的人间凶器,如今就像是没了牙的老虎,整个人都无力的缩在角落里,完全无法抵抗。无法抵抗……他的诱惑。柔软温热的手指贴在脸颊上,让暴戾的情绪化为另一种渴望,想要……想要……“想要什么?”洛识微的声音在他耳边循循善诱:“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要什么……?兰情无意识的抬起头露出一张雪白阴郁的面容,双眸褪去血红的颜色,瞳孔中泛着一片氤氲,仿佛在等待主人宠爱的奶狗。他的脸颊在洛识微的手掌上依恋的摩擦着,轻声呢喃,带着一股委屈巴巴的意味,就连嘶哑的嗓音都仿佛在撒娇:“要……要抱抱。”然后,他终于得到了一个甜美的拥抱。竞技场的一切早已被切断,就连秩序者们都退了下去。但是刚才那一幕,却深深地烙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那个可怕的人间凶器,在手无缚鸡之力的典狱长手下,却是臣服的姿态,柔软乖巧的如同一只等待宠爱的小猫。典狱长的可怕,在这一刻,彻底的深入人心。傲慢的兰情,宁愿被欲/望所毁灭,也不愿意屈从本性去接纳肮脏软弱的人类。他的宿命,注定要一世一世的轮回,无论世界重置多少次,都最终要在绝望中毁灭。直到这一世,他遇到了他的创造神。终于得到了一个拥抱。既定的宿命,完全被打破。兰情尚还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他分明厌恶这世间一切生物,却完全无法抵抗这个废物人类,甚至是莫名的亲近。这种感觉,陌生的令人恐慌,却也……黑暗中,他汲取着这个温暖的怀抱,痴迷的注视着那人玉色的肌肤,慢慢的露出贪婪的光芒。想要……想要更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