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不想登基

我不想登基

首页 > 综合其他 > 我不想登基

第263章 番外,完结章(1/5)

时间:某年某月某日

地点:某咖啡厅

人物:齐晟, 齐豫,游洵,余照

包厢的氛围很诡异,游洵面露嘲讽, 余照微微蹙眉, 就属齐豫的怨念表现得最明显。

事情, 要从进入包厢之后,齐豫对齐晟的调侃说起。

“哟, 大老板这是发财了?今儿怎么舍得花包厢的钱了?”

“呵呵。”

齐晟意味不明地冲他笑了笑,上半身往前一倾, 反手指着自己的眼睑,“你看看, 这是什么?”

“唔!”齐豫仔细看了看, 不确定地说, “黑眼圈?”

齐晟:“…………”

他咬牙切齿, “我眼睛里, 都是对你的怜悯!”

“噗——”游洵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这位是……卧槽,怎么有两个四哥?”

听见笑声,齐豫才注意到旁边还坐了别人。他再没有想到, 自己就是回个头而已,竟然会受到这么大的惊吓。

受到了惊吓之后, 齐豫下意识地就回头去寻让他最有安全感的齐晟,“六弟,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俩, 到底哪个是四哥?”

他以为, 自己已经找到了避风的港湾, 却不知道, 港湾也是会记仇的。

只见齐晟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冷笑,阴阳怪气地说:“我都有黑眼圈了,你也不知道心疼心疼我,就只知道问东问西。”

齐豫正有求于人,当场就表演了个秒怂。

“嘿嘿,六弟,好六弟,哥哥怎么会不关心你呢?来,哥哥给你松松筋骨。”

他说着,就走到齐晟身后,在他肩膀上胡乱揉捏起来。

只是,他上辈子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什么琐事都有身边的人帮他打理清楚。

这辈子虽然不是王公贵族了,又父母早亡,但却有长姐如母,也算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

因而,他哪里会推拿?手上没轻没重的,齐晟觉得自己好好的肩颈,都要被他揉出病变来了。

“我去,你要谋杀亲弟呀?”

感谢上天,把他上辈子的天生神力也给带到了这辈子,让他能单手掐住齐豫命运的后颈,轻轻一提,就甩到了
最新章节内容[ 第263章 番外,完结章]:时间:某年某月某日地点:某咖啡厅人物:齐晟, 齐豫,游洵,余照包厢的氛围很诡异,游洵面露嘲讽, 余照微微蹙眉, 就属齐豫的怨念表现得最明显。事情, 要从进入包厢之后,齐豫对齐晟的调侃说起。“哟, 大老板这是发财了?今儿怎么舍得花包厢的钱了?”“呵呵。”齐晟意味不明地冲他笑了笑,上半身往前一倾, 反手指着自己的眼睑,“你看看, 这是什么?”“唔!”齐豫仔细看了看, 不确定地说, “黑眼圈?”齐晟:“…………”他咬牙切齿, “我眼睛里, 都是对你的怜悯!”“噗——”游洵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这位是……卧槽,怎么有两个四哥?”听见笑声,齐豫才注意到旁边还坐了别人。他再没有想到, 自己就是回个头而已,竟然会受到这么大的惊吓。受到了惊吓之后, 齐豫下意识地就回头去寻让他最有安全感的齐晟,“六弟,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俩, 到底哪个是四哥?”他以为, 自己已经找到了避风的港湾, 却不知道, 港湾也是会记仇的。只见齐晟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冷笑,阴阳怪气地说:“我都有黑眼圈了,你也不知道心疼心疼我,就只知道问东问西。”齐豫正有求于人,当场就表演了个秒怂。“嘿嘿,六弟,好六弟,哥哥怎么会不关心你呢?来,哥哥给你松松筋骨。”他说着,就走到齐晟身后,在他肩膀上胡乱揉捏起来。只是,他上辈子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什么琐事都有身边的人帮他打理清楚。这辈子虽然不是王公贵族了,又父母早亡,但却有长姐如母,也算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因而,他哪里会推拿?手上没轻没重的,齐晟觉得自己好好的肩颈,都要被他揉出病变来了。“我去,你要谋杀亲弟呀?”感谢上天,把他上辈子的天生神力也给带到了这辈子,让他能单手掐住齐豫命运的后颈,轻轻一提,就甩到了身侧的沙发上。而齐豫永远都抓不住重点,目瞪口呆地看着呲牙咧嘴地揉自己肩膀的齐晟,难以置信地说:“六弟,你竟然也会说脏话?我还是头一回听你说。”齐晟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就你那读书水平,我引经据典的骂你,你听得懂吗?”坐在对面的余照轻轻咳了一声,颇不赞同地说了一句:“人艰不拆。”“我知道了,这个肯定是四哥!”齐豫得意地指着游洵,并发表自己的观点,“我四哥才不会这么温柔。”然后,他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摆了摆手,对余照道:“这位……四哥的双胞胎兄弟,没事没事,我知道自己四书五经学得不怎么样。不过再怎么说,也比齐述要强。”说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余照可能并不知道齐述是谁,含糊地解释了一句:“哦,对了,齐述是我一个本家的堂哥。”余照含笑看着他骨碌着眼睛拙劣地掩饰,作为一个真温柔的好哥哥,没忍心拆穿自己铁憨憨的五弟。——不过,五弟呀,你就没有想过,六弟为什么会让一个不是自家兄弟的外人坐在这里吗?然后,他就听见自家五弟特别骄傲地说:“我顶多也就是听不懂小六再骂些什么而已,换了齐述,说不定就把骂他听成夸他了。”“嗤!”游洵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么说,我还得夸夸你了?””嗐,夸就不必了,我会骄傲的。”齐豫眉眼都洋溢着得意,偏又假惺惺地故作谦虚,看得在场的其他三个人好笑不已。游洵侧身对余照道:“看着老五,倒是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句网络流行语。”“哦?”余照挑了挑眉,表示好奇。游洵扫了齐豫一眼,忍笑道:“神经病人思维广,逗比儿童欢乐多。”说完之后,他自己就忍不住了,靠着弹软的沙发靠背,哈哈大笑起来。余照和齐晟也跟着笑。就连齐豫自己,在皱鼻子拧眉了一阵之后,也忍俊不禁。这一阵笑之后,包厢里的气氛陡然轻快了起来。齐晟说:“你猜得不错,那个的确是四哥。”“哼,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认错四哥?”齐豫得意了一下,又忍不住低声嘟囔了一句:“毕竟,四哥那么凶。”他可忘不了,当年四哥跑到他家里,先告诉他一个秘密,再准备灭口的事。虽然后来经由齐晟解释,他知道自己是误会四哥了,但“四哥好凶”的印象,却一直印在了他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以至于到了后来,他与四哥一起到安平县赈灾的时候,那真是四哥说东他不敢往西,四哥说打狗,他不敢撵鸡,可折腾死他了。他自以为声音很小,旁边又有音响不停地放着流行歌曲,坐在对面的游洵应该听不见。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天才永远不能以常理来论断。游洵他,会唇语。会唇语的游洵笑容一僵,意味深长地看了齐豫一眼,原本决定给他提提醒,让他不那么受惊的心思立刻被按了下去。——熊孩子,就是缺乏来自社会的毒打!一进门,酒还没喝一口,就先得罪六弟,后得罪四哥,齐豫也是挺能。所以说,他接下来措不及防地接连遭受惊吓,那是一点都不冤,都是自己造的呀!只见齐晟起身,走到余照身边,按着他的肩膀对齐豫说:“来,喊四哥。”“我不是喊过了嘛,真是的。”齐豫给自己开了一罐啤酒,正准备喝,就听见他六弟说:“你喊的是那个,这个四哥还没喊过呢。”“什么这个那个的……的……你说什么?”齐豫目瞪狗呆。在得知真相以后,齐豫整个人都恍惚了。“你是说,四哥本来是人格分裂,结果转世了之后,两个人格分别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个体?”“对呀。”齐晟摇晃着易拉罐可乐,好整以暇地欣赏自家五哥那茫然又错愕的神色。唔,易拉罐装的可乐味道偏淡,不好喝。一口喝干之后,可乐杀手的魔爪,就自然而然地伸向了瓶装可乐。“六弟。”魔爪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抓住了,手的主人满脸不赞同地看着他,语气温和地说,“碳酸饮料喝多了不好,你已经喝了一罐了。”齐晟讪讪一笑,“我喝牛奶,喝牛奶。”余照无奈地笑了笑,亲手给他开了一瓶冰镇的酸奶,并插好吸管,递给他。他知道,比起纯牛奶,六弟更喜欢酸奶。“多谢四哥。”已经回神了的齐豫左看看,右看看,好半晌,才自以为发现了什么,“我就说嘛,怎么四哥对我就那么凶,对六弟就那么温柔,原来是两个人格。”话说,我怎么就没碰上温柔的这一个呢?游洵看了他一眼,不忍心告诉他,无论是哪个人格,对六弟都很温柔。齐晟一边吸酸奶,一边冲着齐豫“嘿嘿”地笑,把齐豫笑得心里发毛。“你……你能不能别笑了?”“不能?”“那你在笑什么?”“我想起高兴的事情了。”“什么高兴的事情?”“父皇也来了。”“嗐,我当什么事呢。”齐豫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你不是早就说……说……说……”他突然反应了过来,猛然倾身逼近齐晟,眼睛瞪的大大的,颤巍巍地说:“你……你、你、你、你……你的意思是说,父皇他想起来了?”“嗯。”齐晟一脸无辜地点了点头。齐豫到抽一口凉气,紧张地问:“那你没把我给供出来吧?”说真的,他是真不想和齐覃父子相认。他自己倒也罢了,如果有朝一日,自己今生的姐姐,山辈子的娘也恢复了记忆,双方见面,该有多尴尬呀。余照和游洵虽然没有齐豫那样的顾虑,但他们两个都倾向于不和齐覃相认。他们这辈子的父母实在是太好,让恢复了记忆的他们异常贪恋。哪怕是有一点点让他们伤心的可能,两人都不愿意。齐晟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宽慰道:“你们放心,他还不知道你们也恢复了前世的记忆。”然后,又对齐豫说:“至于你,他根本就没见过你。”三人都松了口气,相互对视一眼,都决定死也不能让父皇之后,他们也有前世的记忆。齐晟见状,微微一笑,暗暗祈祷他们自求多福。且不说齐豫的智商,一旦跟齐覃见面,暴露的概率有多大;只说游洵,却是在拍电影的时候,和齐覃见过的。以当时他表现出来的对齐晟的熟识程度,齐覃说不定什么时间就回过儿来了。不过……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还是明天再想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