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收养一群偏执反派后

收养一群偏执反派后

首页 > 综合其他 > 收养一群偏执反派后

第151章 2.22完整版见晋.江.文学城(1/5)

——【您的电话已接通】

季糖瞥见这行字, 整个人猝然愣住, 喉头一干, 脑袋像有潮水淹没般一片空白。

拨通了。

他蹲坐在卧室的角落, 缓缓将手机放到耳边。他的手机在微微发热, 烫得他脸颊发疼。他只通过手机听到沙沙的电流声,对面并没有人说话。但他来不及顾这么多, 他抿起唇, 沙哑嗓音, 低声道:“爸,妈。”

他很久没喊出过这个称呼了,想要喊出来的时候他甚至有点不适应。

手机对面仍然是传来沙沙的电流声, 没有任何人声,仿佛对面是置身于一片很空旷的空间。

季糖攥紧手机,淡声道:“我在这边过得很好, 我也有新的家和家人了。他们很关心我,我也很爱他们, 是想要永远和他们在一起的那种爱。”

在遇见他们之前,季糖本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再爱人, 或被人爱了。

墙壁上的指针划到十一点五十九分。

“……今天是我生日,他们为我准备了很多很多惊喜。”季糖的声音很冷静, 并没有任何歇斯底里,仿佛在与父母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只不过, 我觉得我的生日里还缺了点什么。我也想不明白究竟少了什么。”

他淡淡地轻笑一声, 声音温柔而短暂。

五十九分即将过去, 明天即将到来。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他忍不住想,和自己通话的人,究竟是父亲还是母亲?自己……还认得他们的声音吗?

他等了半分钟,电话另一边仍是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滋滋啦啦的电流声。他不禁微微愣住,眼眶有点红。他低下脑袋,在心里嘀咕道:怎么没声音?

是自己听不见吗?还是声音传达不过来?

或者是……对面根本没有人。

距离明天的到来还有五秒钟。

季糖攥住手机的手发红,他将脑袋埋在双膝之间,身形微微颤抖。

他很少有这么脆弱的时候。

半晌。

他听见手机对面的电流声消失,响起一阵很温柔的女声,女声中还夹杂着低哑的男性声音。

“糖糖,生日快乐——
最新章节内容[ 第151章 2.22完整版见晋.江.文学城]:——【您的电话已接通】季糖瞥见这行字, 整个人猝然愣住, 喉头一干, 脑袋像有潮水淹没般一片空白。拨通了。他蹲坐在卧室的角落, 缓缓将手机放到耳边。他的手机在微微发热, 烫得他脸颊发疼。他只通过手机听到沙沙的电流声,对面并没有人说话。但他来不及顾这么多, 他抿起唇, 沙哑嗓音, 低声道:“爸,妈。”他很久没喊出过这个称呼了,想要喊出来的时候他甚至有点不适应。手机对面仍然是传来沙沙的电流声, 没有任何人声,仿佛对面是置身于一片很空旷的空间。季糖攥紧手机,淡声道:“我在这边过得很好, 我也有新的家和家人了。他们很关心我,我也很爱他们, 是想要永远和他们在一起的那种爱。”在遇见他们之前,季糖本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再爱人, 或被人爱了。墙壁上的指针划到十一点五十九分。“……今天是我生日,他们为我准备了很多很多惊喜。”季糖的声音很冷静, 并没有任何歇斯底里,仿佛在与父母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只不过, 我觉得我的生日里还缺了点什么。我也想不明白究竟少了什么。”他淡淡地轻笑一声, 声音温柔而短暂。五十九分即将过去, 明天即将到来。他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等待着对方的回复。他忍不住想,和自己通话的人,究竟是父亲还是母亲?自己……还认得他们的声音吗?他等了半分钟,电话另一边仍是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滋滋啦啦的电流声。他不禁微微愣住,眼眶有点红。他低下脑袋,在心里嘀咕道:怎么没声音?是自己听不见吗?还是声音传达不过来?或者是……对面根本没有人。距离明天的到来还有五秒钟。季糖攥住手机的手发红,他将脑袋埋在双膝之间,身形微微颤抖。他很少有这么脆弱的时候。半晌。他听见手机对面的电流声消失,响起一阵很温柔的女声,女声中还夹杂着低哑的男性声音。“糖糖,生日快乐——”嘟——通话结束。冰冷刺耳的嘟嘟声响彻诺大的卧室。季糖缓缓抬起头,他愣愣地望着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屏幕。生日快乐啊……他很小的时候,曾听老师对大家说,被父母祝福过的生日,才算真正的生日。老师本意是想呼吁大家生日时在家陪父母。可那句话却让小季糖回家大哭一场。他永远不能过真正的生日了。但那时的他怎么都想不到,在今天,跨越生死,跨越晦暗的岁月,他还是等到了父母的生日快乐。在今天,他有爸爸妈妈,有他最爱的人,什么都没缺。季糖放下手机,将脑袋埋入臂弯与双膝间,小小声地笑起来,白皙的脸颊也跟着泛起红晕。‘****季糖冷静下来后,便不小心在原地睡着了。他坐在地板上,脑袋靠着墙壁,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可当他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抱到了床上。被子盖得紧紧的,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杯温水。手机也放在书桌上充电。季糖揉揉脑袋,昏昏沉沉地醒来。他简单洗漱完毕后,便拿回自己的手机。他看见厉鬼收容所APP传来新的提示消息。当季糖看见这消息时,不禁皱起眉。【恭喜!尊敬的厉鬼收容所所长!您获得收容四星级厉鬼的权利!】【注意!该厉鬼危险值是目前所有厉鬼中前所未有的!您有权利是否选择接受此任务!一旦接受,本APP不会保护您的生命安全!】【如果拒绝此任务,该厉鬼将永远无法与您相遇。】四星级厉鬼……?!季糖怔住。他现在拥有七名厉鬼。分别有一星级、两星级、以及两星半,之后才到三星级和三星半。一星级和两星级的厉鬼怨气差别不大,但在两星级过后,每跨越一个星级,都是跨越一个深深的沟壑。即便只是跨越一个半星,怨气的差距也很大了。三星级的傅临山的怨气根源,是不想那些抗战英雄被人忘记。而三星半的秦阳的怨气根源,则是因为这三千年来,整个世界对他的恶意与误会。仅仅是跨越了一个半星,怨气层面以及从区域内上层到世界。很难想象四星级厉鬼究竟会是什么样。季糖选择先查看关于这名厉鬼的线索。【四星级厉鬼线索:鬼王。】季糖:“…………”季糖:“???”之前他收容其他厉鬼时,APP起码还会给出一串很长的提示以及注意事项。最重要的,它还会给出在哪里寻找厉鬼。可这次只有两个字。这让季糖在哪找到他都不知道。季糖挠挠脑袋,有点苦恼。就在他想关掉APP时,APP再度响起提示音。【该厉鬼具有一定危险性!很可能会危及您的生命与收容所的存在!请您谨慎选择!】APP又重复提醒了一遍。季糖瞳孔微缩。他在意的不是“危及生命”这四个字,他去收容这些厉鬼,哪次都是抱着生命危险。他在意的是“危及收容所的存在”。厉鬼收容所在他眼里,就是他的家和家人。他收容其他厉鬼时,APP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提示的……这个“鬼王”,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季糖皱起眉。他想起一些古老的传统文化里,经常会出现“鬼王”这些字眼。比如“鬼王祭”。他觉得自己应该要去多了解一下这种东西。他也很想知道“鬼”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季糖轻叹口气,关掉了APP。他离开卧室,桌面依然摆着刚做好的早餐,是一碗清淡的蔬菜粥以及一笼肉包子。有了厉鬼们的照顾后,他也很少做过早餐了。他轻笑一声,坐下来,小心翼翼地用起餐。他一边吃饭,一边忍不住刷起微博。——季糖上传的那张全家福照所带来的热度,不但没降,反而升。很多人都琢磨不透他们和季糖究竟是什么关系,季糖竟能大大方方地对他们说“爱”。如果说是恋人,这恋人未免太多了。如果说是朋友,这份感情也太过沉重。各种娱乐大V号在微博上讨论大半天,都没讨论出一个结果。但有一个结论是可以确定的。——季糖的人脉关系不简单。这次风波过后。有很多商业娱乐活动借此联系了季糖,希望季糖能带他们出席这些活动。其中有很多都是娱乐圈内著名的活动,不少公共人物通过这些活动赚得盆满钵满。但季糖都一一拒绝了,只留下那个汉服展的活动邀请。季糖以前对华国的传统文化,并没有多少了解。但自从遇见秦夜与秦阳后,他情不自禁地一点点关注起这些东西。他喜欢秦阳穿着金色龙袍的模样,也喜欢秦夜身穿一身很英气的戎装。这些装扮,在现代几乎是见不到的。他其实也……有点喜欢秦阳送给自己那件红色长袍。穿在身上轻飘飘的,像穿了一朵小云朵。他很乐意去汉服展。一边想着,他点开汉服展的官方微博号,查看起汉服展的活动流程。汉服展除了可以展示自己所喜欢的汉服外,还可以参与活动所举办的各种游戏。比如真心话大冒险、诗词大赛……如果秦阳和秦夜,也愿意去……那是再好不过啦。季糖想着,唇角微微上扬。他放下手机,打算去邀请他们俩。自从他们俩被收容后,就被季糖放在两个不同的房间,防止他们打起来。季糖写了两张纸条,分别放到他们所在的房间里。汉服展明天上午就要举行了,如果他们愿意去,届时便在门口等他。***季糖忙完这些事后,接下来要做的便是等待明天的到来。他趁着晚上的空余时间,继续捣鼓起厉鬼收容所的APP,希望能找到一点关于四星级厉鬼的线索。可惜他在APP内戳了大半天,APP所显示的线索,始终只有“鬼王”两字。他揉揉脑袋,皱起眉。看来他只能硬着头皮从这两个字里抠了。鬼王,指的应该是所有鬼的首领,或者所有鬼中最强大的一个。这样的厉鬼……应该是无所不能了吧。但他为什么还要入住自己的收容所?自己又能帮上他什么忙?季糖不禁有点哭笑不得。他思索片刻,想不出一个结果后,便打算洗澡睡觉。他临睡前,不忘将汉服展所要用的东西所准备好。至于穿的汉服,当然是秦阳送给他的那件红色长袍。不过秦阳的话来说,那是一件嫁衣。——皇后嫁给皇帝时穿的衣服。季糖想到这个,耳根泛红,忍不住将自己整只埋入被窝里。***次日。季糖很早便起了床。他将所有东西收进背包里,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与面包当早餐。他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来到门口。果不其然,门口处站着两个高大而熟悉的人影。季糖心一喜,连忙走过去。“秦阳,秦夜。”秦阳听罢季糖第一个叫自己的名字,眼眸微眯,对季糖轻笑一声。就在季糖即将走到他们跟前,他却突然被拥入一个宽厚的怀抱。秦夜先抢抱住了季糖。男人俯身,凑到季糖耳边,低声道:“糖糖,要早安吻。”季糖:“……”他不禁想起这兄弟还是小奶猫的时候。有一只小奶猫,经常向自己要亲亲要抱抱,绵软得不像话。看来这只小奶猫,就是秦夜了。季糖脸颊泛红,耳根滚烫得很。他想轻轻碰碰男人的脸颊作为应付,但却突然察觉到另一道炙热的视线看着自己。季糖抬头,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秦阳。秦阳挑眉:“你要亲他,不亲我吗?”【完整版见晋.江.文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