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用换装游戏雄霸天下[综武侠]

我用换装游戏雄霸天下[综武侠]

首页 > 综合其他 > 我用换装游戏雄霸天下[综武侠]

第48章 她的谋算(1/4)

木兰歌并不确认潘思雨的真实身份,只是她感觉对方如果也曾生活在21世纪, 那一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演员, 能拿奥斯卡的那种。

她将目标打到了花满楼身上,但光从平日的一言一行中, 并不能明显发现这一点, 也就是说,如果兰歌读不到她的心思, 压根没觉着对方有脚踏两条船的打算。

潘思雨给人的印象就是可爱中透着邪气,开朗中又蕴含神秘, 但这种未知并不会让人心生警惕, 反倒更容易被她吸引,反正楚留香是非常吃这套的, 兰歌猜测, 这大概就是对方给自己的一个设定。

潘思雨平常就很喜欢跟他们几个唠嗑, 与此同时, 她心里的那些小算盘也打的劈啪响,兰歌也是不止一次发现这人面上对楚留香笑的甜蜜,心里却不住的吐槽他是个种马, 可惜兰歌听不见那个系统的声音,不然每天的乐趣应该会更多。

是的, 乐趣。

她感觉自己更像一位吃瓜群众,旁观着这位潘小姐是如何长袖善舞, 两面三刀的, 她好像跟每个人的关系都不错, 且不管陆小凤花满楼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面上看不出什么不对,至于兰歌,她的表现其实要比其他人更直接,哪怕明面上没说过什么,大家也能感觉到她对潘思雨的不喜。

吃瓜归吃瓜,对于这种想撬自己墙角的心机婊,她有什么理由笑脸相待?看不惯?那又怎样,她就喜欢别人看不惯却又干不掉自己的模样。

潘思雨心里自然是把兰歌骂了千百遍,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明明白白的展现在了对方面前,只觉得兰歌实在太不知好歹,不论她怎么接近讨好都是一副我不想理你的样子。

“花满楼跟陆小凤也是,看到她这么对我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个叫木兰歌的任性又嚣张,花满楼到底看上她哪里了?”

潘思雨是个十分谨慎的人,哪怕气到不行,也只会确认系统将周围环境都屏蔽后才敢发个牢骚。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花满楼对木兰歌的好感很高,你撬不动,陆小凤也是真心把她当成朋友,你这种一味示弱的方式效果不会太大。”

系统的声音冷冰冰的,说的话也是责怪多于安慰。

“攻略需要循序渐进,楚留香那边还没结束,你不应该又临时增添目标。”

“可是我给自己安的人设并不是只适用于楚留香啊,上官飞燕不也在
最新章节内容[ 第76章 幻境世界]:他的眉目是清水载着失旧的往事仍同温稳的嗓音如舟。……静谧的书房内, 檀木书桌后坐着一位年轻俊雅的男子,一袭单薄的白衫越发衬得他风姿隽秀,爽朗清举,眉目间一派淡然从容, 气质更是高华。无白默默合上手中的书卷, 起身朝外走去。虽是清晨,院子里却已洒下大片阳光, 女孩一袭火红长裙,容貌艳艳,执剑动作之时, 绣着华美流纹的裙摆亦随风而动, 宛若烈火红莲。越昭确实很适合红色,那一身的璨然生辉,飞扬肆意,煌煌赫赫如朝阳初升, 气势耀眼到令人自惭形秽, 无白站在房檐下默不作声的注视着她,越昭也好像是忽略了这么一个人的存在般, 全神贯注的练着剑,一炷香后,女孩微喘着气收起剑,朝着无白明媚一笑。万花阁最出名的除了门下弟子精湛不已的剑术外, 还有阁内随处可见的垂枝碧桃, 桃花一年四季盛开, 从未有凋谢的时候,深红、洒金、淡粉、纯白协调的堆彻在一起,造就万花阁独一无二的美景。越昭站在一棵红桃树下,眼中灼灼往向屋前那人,一身红衣与花树互相映衬,如同烈火般灼灼夺目,令那十万花开的烂漫春景都退却为独属于她一人的背景。因为刚刚结束了训练,越昭发间还残留有些许汗迹,晨光自背后映照,在她发间微微折射出一点明亮的闪烁,微湿的碎发贴在额旁,愈衬出眉目艳绝。无白走过去,动作轻柔的取下了越昭发间停落的一瓣嫩粉,又笑道,“少阁主好像出了不少汗?”越昭没说话,只是将自己的脑袋更靠近无白一些,示意他为自己擦汗,男人顺从的抬起手,用衣袖轻轻拭去越昭鬓角的汗水。“少阁主这个称呼太生疏了,不能换一个吗?”虽说是询问的语气,越昭的神色可不像是要商量的模样。无白道,“那少阁主有什么好建议吗?”越昭点了点自己的下巴,悠然道,“父亲还有母亲习惯唤我小昭,亲近的好友一般唤我阿昭,至于你……”“昭儿如何?”无白淡笑着说道,“这个称呼少阁主可满意?”越昭眨了眨眼睛,道,“自然是满意的,不过你为什么又唤我少阁主了?”无白立刻从善如流道,“刚刚是怕昭儿不喜欢那个称呼。”听到这句话后,越昭立马笑弯了一双眼,“很好,我觉得昭儿比什么小昭阿昭都要好听,以后你就这么叫我,我也只让你一个人这么叫。”无白低头看着她,唇角慢慢勾起了一个明显的弧度,他不笑的时候当真是冷漠矜贵到极致,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让人生不出任何的亵渎窥探之意,现在这一笑,冷淡的眉眼立刻柔和下来,容貌盛放到极致,与越昭并肩而立在那,真真是一对璧人。“昭儿为何会喜欢我?”沉默了一会儿后,无白忽然出声问道越昭笑了笑,道,“你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见钟情吗?”无白道,“原先是不信的,只是现在好像不得不信了。”“你应该对自己多些自信。”越昭十分淡定的反撩了回去,“这样足以倾倒众生的一张脸,多得是控制不住一见钟情的人。”“所以昭儿还是看上了我的脸?”无白淡淡一笑,倒没什么不悦的情绪“当然不是。”越昭眉梢微扬,笑里多了几分风流肆意,“我长得又不差,至少不比你差,每日又都会对着铜镜梳妆一番,早就习惯这种美色了。”无白神色一愣,而后低低笑出了声,“昭儿说的没错,是我妄自尊大了。”“话也不能这么说。”越昭忽然叹了口气,“其实吧,我觉得你哪儿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不会武功,如此柔弱,实在令我放心不下,深怕你哪天被别人欺负了。”“那昭儿准备如何?”“还能如何,当然是一直跟在你身边保护你啦。”越昭摸了摸腰间的剑,冲着无白勾唇轻笑,“我的昭和剑可不是吃素的。”无白眨了眨眼睛,眼里倒映着点点微光,好看极了,他的气质在那一瞬莫名柔弱了许多,表情带点纯良无辜,似一朵出水白莲。“昭儿说的是。”他一点没有自己需要女人保护的不快和窘迫,“我以后只能靠你了。”……往前厅走的路上,越昭迎面撞上了越氏夫妇,女人微蹙着眉头,神色担忧,男人的表情还算平静,只是看见母亲露出那样的神情后,越昭可不会以为什么都没发生。“爹,娘,你们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吗?”越母抬头看了眼身侧的丈夫,后者轻轻叹了口气,道,“魔教教主千颜已经抵达了中原。”越昭神色一凛。跟百花齐放的正道武林不同,邪派一直都以千杀教马首是瞻,千杀教的每一任教主都由上任教主悉心培养而出,邪派中人最注重实力,而千杀教一直很有实力,厉害到其他人压根没机会威胁到他们的地位。据闻这一任教主千颜武功奇高,且野心勃勃,有试图打破正邪平衡,一统中原武林的想法。“只可惜我们对这个人还是了解甚少啊。”越父无奈的说道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无法确定。千杀教没什么重男轻女的说法,教主定下谁是继承人便会倾尽全力去培养,每一任教主只会定下一个后继者,也只会抚养那一个人,所以压根不存在什么义子义女为了教主之位互相残杀的情况。“半个月后会召开一次武林大会,小昭,到时你便和我们一同前去吧。”越父沉声说道越昭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与父母分别后,越昭放弃了外出闲晃的想法,提着剑去了后院。如今江湖形势愈发严峻,她没有任性的资本了。女孩全神贯注的练着剑,角落里,无白长身玉立在那,眼里闪着异样的光。……江湖世界中最不缺的就是说书先生,木兰歌坐在摆好了小菜的方桌旁,饶有兴致的听说书先生讲着这几日的江湖趣闻。虽然是构造出来的虚幻世界,身处其中后,还真有点分辨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无白琴师便道,若是少阁主有一日移情别恋了,我定会向你要个说法。少阁主问,你准备如何?琴师答,与你同归于尽。”话毕,酒楼内立刻传来阵阵喧嚣声,木兰歌有些惊讶的挑了下眉,倒没想到这个世界里的无白会是这种性格。说完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万花阁少阁主强抢民男的绯闻后,说书先生又提到了近日的魔教传闻,木兰歌吃了口花生米,表情有些叹息。作为虚幻世界的缔造者,她非常清楚这里每个人的身份,当然也知道被正派人士颇为忌惮的千杀教教主千颜便是此刻被越昭圈养在阁内的琴师无白。起初,兰歌并未对幻境世界过多干涉,所以他们二人的身份以及后续发展都取决于他们自己,越昭在此世界的身份为万花阁的少阁主,妥妥的少年英才,正派希望,性格也和本来的昭和公主相差不多,耀眼又张杨,无白却是正好相反,表面一副风光霁月的模样,实际上却是心机深沉野心勃勃的邪派教主。木兰歌其实有些无法想象对方现在的模样,无白和尚天生佛子,悲悯众生,是表里如一的干净,如今会在虚幻世界产生这样大的变化,兰歌感觉还是和他的潜意识有关。无白也好,弥生也罢,他们都是习惯隐忍,哪怕心中存了爱意也绝不愿透露一分一毫的人,弥生与瑶华,无白与越昭之间都存在着天然的障碍,还是那种特别难以跨越的障碍,也许无白心中一直都觉得他不可能和越昭走在一起,更不能与对方厮守一生,到了梦境世界后,这种潜意识的拒绝便导致了他身份的变化,正道继承人与邪派魔教主是天生的对立关系,哪怕后来他们都爱上了对方,也一定会是标准的虐文发展。毕竟,无白在这个世界里的设定可是腹黑狠辣,野心勃勃的反派第一人啊。根据兰歌这么多年看小说看电视的经验,无白越昭最后一定会是相爱相杀你捅我一刀我刺你一剑的那种情况。“这可就完全背离了越昭的初衷啊。”木兰歌捏了捏手中的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实里虐心就算了,怎么到了幻境还这么狗血?她创造这个世界的意义就是为了让越昭得偿所愿,没想到无白操作这么骚,要是她来的再晚一点岂不就双双BE了?木兰歌站起身,将酒楼里的一切议论统统抛之脑后。如今看来,她是不想干涉也不行了,虽然是假的,无白跟越昭也应该过的快活些才是。兰歌站在街道正中央,默默抬起了右手。相爱相杀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她选择甜甜的恋爱。……当今武林,正邪两派虽是立场不同,倒也维持着微妙的平衡,邪派龙头千杀教教主木兰歌武功绝世,也异常的佛系,邪道某些人野心勃勃,试图染指中原,也被她十分强硬的压了下去。老大是这种迷之作风,手下人也不得不遵循她的想法,不同意也没办法啊,打又打不过,因此,正邪两派之间这些年倒是相处的格外和谐。正道大小门派繁多,其中势力最大的当属万花阁与青光阁,木兰歌懒劲上来了,不想费太多心思去记那些正派的名字,就把玄青府摇光楼什么的全砍了,只余二阁。万花阁与青光阁是一对好基友,每一任阁主的感情那都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外人出于种种原因还会在私下讨论一下两大势力究竟谁更强悍一些,他们自己却是完全不在意,好的如同一家人一般,尤其是这一任的万花阁阁主越焱与青光阁阁主无白,一位剑术无双,就连杀人的时候都极具美感,一位琴技卓绝,一把瑶琴,可取人命亦可救人命。二人相差五岁有余,平日里都是兄弟相称,无白性格冷淡,很少会踏足外界,越焱原来还会经常去青光阁串个门,顺便看望一下自己的好兄弟,不过这段时间,他已经完全不想搭理对方了。原因无他,自己千娇百宠细心呵护大的宝贝女儿,居然对那个老男人一见钟情了!老男人当然是越焱悲愤之下的迁怒了,无白比他还小五岁,才刚过而立,平日喜穿白衣,模样又好,看起来要比实际年纪小很多,但不管怎么样,和他的宝贝女儿比起来还是大了很多,要知道他的昭儿才刚刚及笄啊!无白这人,清心寡欲得很,平日窝在青光阁不是弹琴就是看书,越昭满月礼的时候,他倒是过去了一次,后来每逢过节生辰什么的也会给一家人准备礼物,但并没有专门出现过,及笄礼当日,无白难得离开了一趟青光阁。你无意掀翻烛火,点燃我双眸盛满的暮色。男人眉目分明,眼神矜持冷淡,面对多年好友,嘴角难得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一身雪白长衫,纤尘不染,如清竹般挺拔,风姿出尘,更有一种明显区别于常人的气质,让人见过一眼后就很难忘却。越昭怔怔地看着立在不远处的陌生男人,那双隽黑的眸子里好似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深沉,仿佛晴日见深潭,幽深中带着无尽的光彩,只是看他一眼,就有一种飞蛾扑火的冲动。只是一眼,只是那么短短一眼。无白抬起头,猝不及防的撞进了那双干净又澄澈的眸子里,女孩一袭红衣,对他笑的明媚又开朗,那一瞬,他的心里忽然涌上了一股难言的情绪。“无白哥哥。”越昭哒哒哒跑过去,很有心机的把叔叔两个字换成了哥哥,小姑娘对着父亲歪头一笑,神色无辜的丢下一枚重磅炸弹,“爹爹,我要嫁给无白哥哥。”越焱笑容一僵,脸色一下黑了个透。……考虑到自己与无白的多年情谊,越焱没有直接下令逐客,只是看向无白的眼神已经由最开始的亲切愉悦变成了警惕悲愤。他辛辛苦苦才养大的小白菜啊,怎么就看上那样一头猪了呢,还是那么老的猪!抢女之仇不共戴天,越焱自动忽略了这位好兄弟独一无二的气质还有样貌。无白神色平静,好似一点都没受到越昭的影响,其他人也至多是在心里嘀咕两句,没真的说出口。及笄礼结束后,万花阁大小姐越昭声称要嫁给青光阁阁主无白的消息立刻以一种令人惊叹的速度传播开来,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也没人说越昭不矜持,除了少数的负面言论,大多数人都是抱着吃瓜看戏以及调侃的态度对待这件事的。毕竟无白可是越昭她爹的好兄弟啊,比人小姑娘大了整整十多岁呢。木兰歌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玉佩一边竖起耳朵在听八卦,不得不说,悲情二人组目前这种发展还是很得她心的,重置幻境后,兰歌做的也不多,先是给自己安了个邪派教主的身份,又设法压制住了无白潜意识里某些不太美好的想法。她并不担心这两人日后的发展,无白对越昭的感情,他自己其实很清楚。爱这种东西,根本隐藏不了的。越昭小姑娘是个很有毅力也很有干劲的人,越焱这位老父亲哭着撕碎了手帕也不能把他闺女那颗一直往外跑的心拉回来。幸好,无白这人的性格他还是很了解的,女儿多碰几次壁,应该就会放弃了,彼时,越焱还无不自信的这样想到。不久后,他就被打脸了。越昭跟无白的进展越来越好,小姑娘成天都是一副好快乐好幸福的模样,就连青光阁的人都感觉自家阁主身上多了些人气,每日笑的次数多了许多,只有越焱的脸色一日日苍白下去,饭都吃不了多少。有情人日子过的实在快活,有情人之一的亲生父亲却因为吃得少,整个人瘦了老大一圈。对此,木兰歌表示衷心的同情。她偶尔也会偷偷围观一下无白与越昭的相处,怎么说呢,真是能感觉到凉凉的狗粮重重往自己脸上拍。她跟花满楼在一起的时候,别人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木兰歌顺便想了一下。可惜,这种突如其来的愧疚只持续了短短两秒。是夜,青光阁无白静默的站在窗前,乌黑长发簌簌垂落,床头那盏昏黄的灯把他俊美无双的脸庞轮廓映照得越发动人。越昭靠在无白怀中,手里还拿了朵刚摘下来的红玉桃花。这枝桃花开得极好,一枝十数朵,有盛开的,有半开的,玉色带红,花瓣的边际处点缀着嫩粉,靠近鼻尖,能清楚的嗅到一股淡淡的桃花香。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雪,细雪簌簌打在屋顶上,声音很轻,却带着一种规律的轻响,响声和着两人的心跳声,在越昭耳边回荡。“我在思考一件事。”越昭忽而开口道“何事?”“我在想……”她撒娇似的蹭了蹭无白的胸口,“你什么时候才能娶我?”无白没说话,唇角却挂着抹温和的笑意。越昭闭上眼,哪怕无白没有给出他的回答,只是这样静静的待在对方身边,她也觉得无比安心。“下雪了…”无白看着窗外的落雪,语气清浅的说道他低头看了眼怀中的越昭,深情又温柔。“冬天结束后,便是万物复苏的春天了。”适合办一件人生大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