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咬红唇

咬红唇

首页 > 综合其他 > 咬红唇

47、第四十七章(1/6)

   #47

   裴奚若还记得, 自己做过的那个梦。

   梦里的她,是只洞中的狐狸精,专挑清冷俊俏的书生下手。而那书生, 恰是傅展行的模样,沉静如水, 面容清漠。

   山庙那夜,她引/诱他时,好像无师自通。

   而这晚,她终于真实地体验了一把。

   然后发现, 梦中的自己,果然好有眼光啊。冷静自持的男人, 理智被她打碎时, 眸色燃烧、翻涌, 真的很香。

   香完了, 她像一只餍足的女妖, 靠在他肩头, 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般道,“手酸死了。你要给我揉揉。”

   傅展行牵过她的手,另一只手掌心顺势抵住她后脊,将人带过来圈在怀里, 低头吻了她一下。

   男人气息清冽,又混了些缠/绵/悱/恻的味道, 侵/占她所有的嗅觉。

   “这样你是不是舒服多了呀?”她唇被亲得红嫣嫣的, 不忘邀功请赏。

   他喉咙轻滚,音色尚未恢复清明,“嗯。”

   其实还远远不够。

   她生疏的动作,不得章法, 好奇又大胆的眼神,却处处透着不自知的天真妩媚,堪比春/药,一直在融化他的理智线。

   要不是谅她生理期又感冒,他怕自己真会连哄带骗,把她占有。

   ---

   昨夜厮/混得有些晚,忘了拉上遮光窗帘。

   迷迷糊糊时,眼皮有些微微的刺痛,睁开眼,室内光线泛白,清朗朗的一片。

   平城的冬季,不开太阳时,就是这样不阴不阳的天气。

   裴奚若抻了个懒腰调整睡姿,才发现,男人已经醒了,在她有所动静的那一秒,他将她搂进怀中。

   她脸颊触到他坚硬的胸膛,鼻尖涌来他身上熟悉的气息,一股雪松檀木香。

   这种味道,让人的记忆回到拉普兰区,荒凉的雪原上。

   很冷。却是她和他感情升温之所。所以,还是很让人喜欢的一种味道。

   “傅展行…”一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