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咬红唇

咬红唇

首页 > 综合其他 > 咬红唇

57、第五十七章(1/7)

   #57

   窗外雨未停, 淅淅沥沥。树木枝叶经一夜风雨摧折,叶片上饱含雨水,沉甸甸地将要滴下。

   卧室内, 裴奚若有气无力地陷在被子里,神色难得含了无限忧伤。

   美好的情人节。

   原本,应该是属于约会、巧克力、玫瑰花的一天。

   可她这会儿, 浑身上下就像被暴力拆过一遍勉强又拼凑在一起, 都快要散架了。别说约会,连起床都很困难,只能半死不活地躺在这里。

   昨夜也不知折腾到了几点。

   起先,她还沉溺于男色,全情迎合,后来,常年缺乏锻炼的身体素质出卖了她,开始渐渐难以支撑。

   她整个人又累又困,眼皮直打架,偏偏感官还无法由自己掌控,简直是任他主宰, 一次次被带着攀升至更高点。

   更可怕的是这男人的学习能力。

   他全情投入,竟还能分出小半神思, 不动声色观察她的反应, 直至让她情难自抑。

   好吧。老实讲,当时她也挺嗨的, 甚至在他想离开时,不自觉抬手勾住了他的脖颈。

   所以后来,才一发不可收拾。

   也算你情我愿的放/纵吧,起码临睡前, 她被男人抱在怀里,心甜甜蜜蜜。

   可早上醒来就是地狱级的痛苦了。

   有一瞬间,裴奚若甚至想大嚎一声。

   她想起高中时,学校曾组织爬山拉练,美其名曰提高身体素质,实则就是校领导不干人事。那次回来,她两条腿就沉得像灌了铅,隔天,直接酸痛到走路打颤。

   而这会儿的情况,比那时还糟。

   裴奚若好艰难才翻过一个身,疼得眉眼直抽搐。

   傅展行给她端来熬好的粥,恰好看见这一幕。

   他将粥放下,三步并作两步过来,“很痛?”

   裴奚若揪着被子,小瞪了他一眼,“痛死了。”

   和她的萎靡不振不同,他神清气朗,比往日还要俊上三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