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咬红唇

咬红唇

首页 > 综合其他 > 咬红唇

58、第五十八章(1/7)

   #58

   假如, 可以重来一次的话。

   裴奚若一定会谨慎送画,不弄那些花里胡哨的玩意。

   这会儿,她望着男人转身的背影, 觉得世界都暗了。

   她最担心的,倒不是他看到那些个小猪——毕竟,这种波谱风格的画作, 就算再辣眼睛, 也可以解释为一种特立独行的艺术。他无法欣赏,那是审美的鸿沟,问题不大。

   问题是那个弹簧拳头。

   只要一打开盒盖,它就会“哐”地一下弹出来,不揍到人,也能实打实吓人一跳。她试过,力道很大。

   万一他分了神,躲得不及时……

   裴奚若越想越头皮发麻,倏地从沙发上起身,也不管身下酸胀作痛,连连跳了好几步, “傅展行!你等等我呀!”

   傅展行已走至地下室门前,最后一级台阶。

   闻言, 又返回上楼, 到她面前,“你叫我?”

   “啊, ”她早已走不动,扶着墙,弱弱地应了声,“你把它拿上来, 我亲手打开好不好。”

   他凝视她片刻,“好。”

   她这才放心,“那你去吧。”紧跟着又叮嘱道,“千万别打开啊。”

   好像那是个潘多拉魔盒。

   ---

   那只礼物盒的包装,果然原封未动。

   裴奚若松了口气,拿到手之后,又用上了“拖字诀”,说要回平城再拆。

   傅展行也由她。反正,他知道那是什么。比起拆画,她的反应更有趣。

   裴奚若将礼盒紧紧抱在怀中,像是生怕他来抢,哪怕这样会走得一瘸一拐也绝不撒手。

   傅展行兀自拿过来,给她吃了颗定心丸。

   “放心,我不会拆。”

   她紧张兮兮地盯着他,“说话算话啊,食言会变成狗。”

   “嗯,我什么时候食言过?”

   “万一呢。”她还是盯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