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死神不可欺

死神不可欺

首页 > 言情 > 死神不可欺

168、玩偶屋(6)(1/11)

   众人齐刷刷看向录音机,卡带断断续续,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挺着破风箱似的胸膛艰难地叙述:“滋……原来它不是恶魔,它只是看门的恶犬。”

   岑今脱口而出:“好熟悉。”

   丁燳青抬眼看他,眼里带笑:“后面还有一句话。”

   岑今:“是什么?”

   “一对奸夫淫夫分别姓岑和姓丁。”

   这必然不是他。黄毛如是心想,他毕竟姓黄。

   黄毛评价:“屋主有点八卦。”

   扫罗和黑羊无语,那话一听就是唬黄毛的,他还真信了。

   “录音只有这么点?”黑羊提出疑问。

   黄毛从书桌下面搬出一盒子卡带说:“还有这么多,慢慢听。”

   说完随手翻出一盘卡带看到表面有串数字,拿出两盘卡带发现表面都有串数字。

   丁燳青看一眼就说:“是日期。”

   岑今下意识瞥向他手里的笔记本,页脚也有一串数字,行文偏向于记录模式,他从盒子的最左边找到日期最远的卡带塞进录音机,一边按下播放键一边说道:“话说回来,录音主人说中文,他是华夏人?”

   然而记录却用的法语。

   卡带转动发出滋滋声响,过了一会儿缓缓出现一把较为温厚的男人声音:“……2001年1月27日,我和阿贝尔、阿道夫、亚历山大一起前往黑铁树林入职,我们开着车进入那条传闻中的死亡公路。

   阿道夫兴致勃勃地说起这条死亡公路,每年死亡很多动物,它们就像朝圣者一样,前仆后继地跑到公路,安静站着不动,不管人们鸣笛还是驱赶都不会走,甚至主动冲到疾驰汽车的车轮下。

   他还说公路原本是灰色的水泥面,被动物的尸体和血液浸染变成了黑色。

   动保名誉会员的阿贝尔听完不忿、不忍,她说当地政府应该采取措施,要么铲掉公路,禁止车辆出入,要么在公路两边围起栅栏。

   总而言之,不能什么都不做。

   亚历山大是吉普赛人,家乡就在这条公路的3点钟方向,当然路程很远,不过他确实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